快捷搜索:  as

“百里挑一” 中国冰壶求关注

  冰壶运动是一项将体能、智力与娱乐融为一体的高雅团体运动。它静中有动,文雅中蕴含对抗,老少皆宜。放眼世界,三千多万人口的加拿大有近一千家冰壶俱乐部,各级别民间赛事每年多达数千场。瑞士、美国、英国、德国和瑞典等国也各有几十或者数百家冰壶俱乐部。

  由于冰壶赛道的冰面制作和维护成本高,在中国很多人把冰壶当作一项昂贵的运动。但在国外却并非如此,加拿大许多冰壶场建在市郊,多数由废弃铁皮房改造而成,从而降低运营成本,周边配套比如酒吧、餐饮等也可增加收入。而用于大众运动的冰壶赛道的技术要求也不是那么苛刻。

  然而在本届世锦赛,尚在磨合期的中国队在世界劲敌面前失误频频。谭伟东说,一支队伍的发展周期在两年半左右,队员还需磨合。

  “对于2018年平昌冬奥会,我们准备得很仓促。如果王冰玉、周妍这样的老队员能够继续训练,大家可以拭目以待2022(冬奥会),”谭伟东说,2022年冬奥会是一大契机,他坚信再过5到10年,中国冰壶无论是参与人数还是竞技水平都会有大幅度提升。“现在日韩冰壶的总体发展都好于中国,尤其是韩国,在明年冬奥会的带动下,每年都有5-7支韩国男女青年队和国家队前往加拿大训练。”

  按照世界冰壶联合会的规定,2016和2017年两届世锦赛总积分排名前七位的队伍将获得参加平昌冬奥会的资格。现如今,中国队只能参加年底的落选赛来争夺最后两张奥运入场券。

  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接触和引进冰壶运动。2009年王冰玉、周妍、岳清爽、柳荫克服重重困难脱颖而出,一举夺得世锦赛冠军,让这项运动逐渐走入大众视野。这四朵“金花”还帮助中国队获得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铜牌。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获得第七之后,四朵“金花”的人生纷纷展开新的一页,中国女子冰壶队也开始重组。

  虽然中国冰壶在世界赛场取得过不错成绩,但这座金字塔的根基非常不牢靠。国内的冰壶场馆很少,北京只有一个,全国总共也才7家,全国注册运动员只有不到900人。

  在首都体育馆进行的冰壶世锦赛,大部分时间默默无闻的中国冰壶等来久违聚光灯:每场比赛都有千余人现场助威,体育频道对比赛进行现场直播,各路媒体也都守在场边采访队员教练……以至于中国队总教练、加拿大人马塞尔非常兴奋地说:“如此多人观看冰壶比赛,这在中国还真是第一次!”

  离开国家队转型成为大学生冰壶教练的岳清爽感叹道:“现在中国冰壶后备力量太少了,加拿大一个小城镇可能就有上百家冰壶俱乐部,刚开始我们去加拿大训练,对手都是人家60、70岁大妈。人家从小到老都在玩,希望我们不光是哈尔滨在玩冰壶,全国各地都可以玩,我相信会越走越好。”

  在中国乃至亚洲,冰壶都算是新兴项目。上世纪60年代,冰壶运动经加拿大专家培训传入日本,后来又传入中国和韩国等国家,目前亚洲冰壶主要以中日韩三国为主。

  “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一直在进行新老交替,我们的二线队伍还不能很快接替上来,”谭伟东说。去年,升格当妈妈的王冰玉和周妍复出,加之2009年世锦赛冠军队伍的替补成员刘金莉和新秀王芮,新一届中国队在去年底组建。

  对于后备人才极度匮乏的中国冰壶来说,一味苛求成绩显然不现实,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带动下,如何推广普及这项运动才是题中之意。

  中国女队教练谭伟东略显无奈地说:“中国队冰壶运动员选拔几乎无才可选,可选范围不超过200人。”换句线名队员连“百里挑一”都算不上。与此同时,在有150万冰壶玩家的加拿大,约有几千名队员保持专业训练,需要通过几十甚至上百场选拔赛才能跻身国家队,她们在世锦赛收获连胜不足为奇。

  2017年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正在北京进行,上月刚在亚洲冬季运动会夺冠的中国女子冰壶队主场作战表现平平,前9轮2胜7负,无缘晋级复赛,也无法通过世锦赛直通2018年平昌冬奥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