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迈向新纪元的加拿大足球沉睡的雄狮能否被唤醒

  

迈向新纪元的加拿大足球沉睡的雄狮能否被唤醒

  众所周知北美职业体育采取的是特许经营模式,联盟将城市的经营权承包给投资者。特殊经营模式能够确保投资者的权益,避免无谓的竞争,同是取消升降级也能够确保投资者的收入稳定。无论是球队还是球员本质上是属于联盟的。

  加拿大队的所有球员都在不安中迷失了自己,以防守见长的加拿大队从一开始就不断暴露出后防漏洞,让洪都拉斯人轻松得分,半场结束,比分就已经来到了0-4。

  1994年出生的瑞恩-特尔弗(Ryan Telfer)已经年满25周岁了,但是却依旧只能在多伦多的二线队参加美国低级别联赛。

  有这么一个拥有900多万平方公里广阔土地的大国,红色是国旗的主色调,最喜欢玩一项小球运动,他们在这项运动上秒天秒地,一国可以对抗全世界。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足球就已经是加拿大青少年参与最广泛的体育之一了。

  作为发达国家的加拿大足球运动参与率非常之高,但是这些足球人口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在青训阶段,很多有天赋的球员选择了其他运动,更多的人早早结束了自己的运动生涯。

  1、根据一项调查,加拿大参与体育运动的3至17岁青少年中,有76万人选择了足球,在所有集体运动中独占鳌头,相比之下,加拿大的国动冰球仅为53万。

  3、有493万观众通过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频道收看了2014年世界杯决赛,就在同一个夏天,国家冰球联盟(NHL)的总决赛,这个数据为272万。

  虽然首届联赛只有7支队,但是扩张计划早已提上日程,在2024年达到16支队,并且引入升降级。将足球普及到加拿大的每个角落,衔接基层足球,发掘加拿大的每一个足球天才。

  4、2014年巴西世界杯,总共有29000张球票被加拿大人购买,这个数据是没有打进世界杯的国家里最多的。

  冰球是加拿大的国动,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中的国家冰球联盟(NHL)在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今天,加拿大出生的球员人数依旧近半,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25次夺冠的纪录也很难被打破,说NHL是加拿大人的NHL也不为过。

  新的联赛和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让加拿大足球充满希望,加拿大足球人需要抓住这个机会,来证明加拿大人也能踢好足球。

  来自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的一名网友分享了他的经历,在他生活的小型社区里,冰球与足球共存。但是与基层教练一直伴随球队的冰球相比,足球的基层教练却少得可怜。

  每场比赛至少有6名加拿大球员能够得到首发机会,此外,每个赛季U21球员的出场时间不能低于1000分钟,更多的加拿大球员像特尔弗一样得到比赛机会,而且不需要背井离乡。

  此外,特许经营意味着投资者的收益被放在了第一位,他们并没有培养年轻球员的义务。

  从青训基础到上层建筑,加拿大足球缺少其中的很多关键环节,这也让他们的发展愈发艰难。

  当加拿大的足球少年历经重重险阻度过青训生涯后,却发现能够让他们施展才华的地方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小球员都无法在大联盟得到机会,他们只能把目标投向美国次级联赛,渥太华和埃德蒙顿的职业队在这里参赛。

  对于怀揣足球梦想的足球少年来说,背井离乡成了另外一个无奈的选择,从北欧的挪威、丹麦,到东欧的塞尔维亚、立陶宛,西欧的比利时、苏格兰再到南美的智利,加拿大球员遍布世界各地。

  下半场情况依旧没有好转,比分最终定格在可怕的1-8。这是加拿大足球20年来最惨痛的失利。加拿大队也提前与世界杯说再见。

  加拿大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自己的职业联赛,加拿大最顶尖的球队参与美国联赛,不过直到今天,美国大联盟也仅有多伦多、温哥华和蒙特利尔三支球队来自加拿大,每年为加拿大球员提供的机会屈指可数。

  冰球队每周都有比赛,而足球队只有零星几场与附近镇子的赛事。更糟糕的是,当地并没有12岁以上的足球队伍,有几个孩子甚至跨越200公里才能寻找到继续足球生涯的机会。

  他经常和他的两个邻居被一起提到,但是足球水平却远远不如这两个邻居,连续好几届世界杯连本大洲最后一阶段的预选赛都打不进去,早早沦为看客。

  加拿大的FIFA代码为CAN,意为能够,但是加拿大足球却处处透露着不能。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加拿大足球如今的局面呢。

  算上2018年,加拿大连续五届世界杯无缘六强赛,这对加拿大这样的北美大国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洪都拉斯的主场球迷疯狂的摇晃大都会奥林匹克体育场周围的铁丝网,发出恼人的噪音,混杂着呐喊声,咒骂声,在30多度的高温中向加拿大球员袭来。

  此外北美四大体育联盟中的NBA和MLB都将版图扩张到了加拿大,棒球和篮球在加拿大也有不少受众,而美式橄榄球NFL虽然没有加拿大球队,但是加拿大却拥有自己的加式橄榄球联盟(Canadian Football League)。

  5、2016年,在温哥华进行的加拿大同墨西哥的世预赛,总共54798名观众来到现场为球队助威,打破了加拿大体育赛事现场观众纪录。

  加拿大足球独特的社区联赛传统让基层足球队遍布全国,但是他们大多缺少系统管理,而且这些基层球队并没有与当地的足球俱乐部形成联系,他们会很快消耗掉孩子和家长们的热情。

  这也就意味着组建加拿大国家队变得更加困难,他们很难在有限的几次训练中融合为一个整体,从而无法发挥出他们真正的实力。

  2012年10月16日,加拿大队前往洪都拉斯参加世预赛第三阶段资格赛的收官之战,此前5场拿到10个积分的加拿大只需再一个平局就能够确保他们时隔15年重返六强赛。

  在加拿大足球的百年历史上,建立独立的职业联赛的尝试并不少,那么这个全新的加拿大超级联赛有何不同呢?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球队都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联盟经营不善,投资者便会大量撤离,形成恶性循环。曾经盛极一时,拥有球王贝利的北美足球联赛(NASL)就因为经营不善而陷入危机,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加拿大超级联赛的成立让他终于得到了机会,在租借到约克九镇的首场比赛中,他便打入一球,这也是整个联盟历史性的第一球。

  但是他们的足球水平令人一言难尽,尽管打进过一次世界杯,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而且三战全败一球未进的糟糕战绩也羞于被提起。

  如今,加拿大超级联赛终于打破传统,引进欧洲主流联赛采用的俱乐部模式,每支球队都是独立的俱乐部。联赛也不再将确保投资者的利益为唯一追求,普及加拿大足球和为加拿大足球培养年轻球员成为了联赛的目标。

  更多的球员只能在不受官方承认的加拿大足球联赛(Canadian Soccer League),或者是魁北克和安大略的省级联赛踢半职业比赛。

  2018年,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北美三国获得了2026年世界杯的主办权,而建设新的加拿大职业足球联赛也被列入了日程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